78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实业在线阅读 - 第一四五三章 这不就是诈骗吗

第一四五三章 这不就是诈骗吗

        大国实业正文第一四五三章这不就是诈骗吗李文军:“是。”

        卡尔:“说来听听。”

        李文军笑了笑:“我可以教你们怎么摆脱困境,但是你们要给我足够的理由,让我觉得值得花力气帮你们摆脱困境。借用你们的话。我也不是慈善家,不可能白帮人。”

        卡尔:“你还没说,我怎么知道这个法子一定行。”

        李文军:“卡尔先生要是不相信我,就不会这么大老远飞过来。”

        卡尔:“如果你能解决。我让你成为亚洲地区最大合伙人。”

        呵呵,拿哄威尔逊这种层次人的话来哄我。

        我要的是做老板,做什么合伙人。而且还是亚地区的合伙人。

        合伙人其实就是高级打工仔,只是参与分红而已。

        拥有一股股票也能叫“合伙人”。

        李文军:“看来卡尔先生是没什么诚意。那我们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卡尔:“年轻人,不要激动。如果我让你成为大股东,你解决不了怎么办。”

        李文军:“我会自动退出来。再说,就算我不肯,卡尔先生不是也有的是办法逼我退出么。所以对你而言,这个决策风险不大,最多浪费点时间而已。”

        卡尔他们现在肯定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不然怎么可能来找他?

        相对于可能获得的收益,这个风险可以忽略。

        卡尔点头:“好。你要多少股份。”

        李文军:“百分之二十,不会影响你对公司的控制权,我也能获得一定的话语权。而且我持股期间,要以一半价格使用你们公司所有专利不管是以前的,还是以后研发出来的。”

        痛苦的表情在卡尔脸上一闪而过,那是被李文军戳到要害的表情。

        卡尔咬牙:“好。”

        然后就是签各种文件。

        卡尔说要在中国逗留几日,四处考察一下。

        其实就是在等文件生效,然后好立刻过来听李文军讲解决办法。

        卡尔走后,李文军每天不是在看许林山他们拍的广告,就是去各个厂看新产品试用。

        许林山他们的广告拍得还不错,再补几个荒漠胡杨林从春到秋的变化和深山小溪被冰雪覆盖再到解冻生机盎然的画面就好了。

        这个虽然只要几秒钟,却要花一年,两组摄影团队去拍摄。

        很烧钱,不过效果很震撼。

        原则就是一定要把预算花完。

        陶光明这会儿也顾不上为这个生气了,开始替李文军着急:“你不要想办法解决卡尔制药的问题吗?听他们说,这个事挺麻烦的啊。你不会打算混过去吧?这事可混不过去。”

        李文军:“这事本来就不是我能解决的,要他们自己解决。”

        陶光明一哽:好嘛,这不就是赤裸裸的诈骗吗?

        赶紧把钟振华叫上来问问,国际诈骗案要怎么脱罪。

        趁着那个叫卡尔的老头还没来,股份转让也还没完成。

        钟振华听了也一脸懵逼:“这个,还真不好办。”

        关键国际案件最后不在中国审,他也无可奈何。

        没等他们想出怎么救李文军,卡尔回来了。

        他转了一圈,既开心又兴奋,好似狼发现了一个新的牧场,到处都是唾手可得的肥羊。

        卡尔和李文军又在办公室坐下了:“年轻人,股份转让已经成功了。来吧,你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法子了。”

        李文军说:“首先我提醒卡尔先生,一味掩盖负面消息是没有用的,特别是现在这种人命关天的危机。你们要展示出作为一个国际上排名数一数二的大型药企的担当和责任。”

        就算这一次他不提醒拉法尔,拉法尔不去举报,也总有一天会有人发现这个问题。

        到时候受害者就不止这么几个,卡尔制药面临的索赔也不止这么一点点了。

        卡尔嘴角抽了抽:“如果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我可以告诉你,不要试图敷衍我。”

        李文军:“我没有想过要敷衍你。卡尔先生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们的最新基因靶向药物治疗肝癌的原理。”

        卡尔回答:“讲起来也简单,就是我们研发一种药物,可以像瞄准靶心开枪那样针对肿瘤细胞进行攻击,所以叫靶向药物。”

        李文军微微点头:“据我了解的,就是用基因测序找到肿瘤细胞的基因突变位点,再开发针对突变基因或突变基因编码的蛋白质分子的药物,与致癌位点结合发生作用,使肿瘤细胞特异性死亡,却不会波及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

        卡尔一愣:这小子果然不只有好看的皮囊。这是个新药,好多专业人士都没弄明白。

        李文军又说:“治疗肝炎的药物是针对发生炎症的肝细胞发生作用。讲到底原理是一样的。”

        然后卡尔瞬间就明白了。

        他们也考虑过基因靶向药物用于肝炎的疗效的可能性。

        但是因为肝炎没有肝癌那么吸引眼球,那么容易掏出消费者口袋里的钱,所以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是以研究治疗肝癌为目的。

        李文军又说:“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你们研发药物的过程,是不是先确认药物能治疗的最严重的疾病,并研究它的副作用,然后得到一定成果之后再研发这个药物的拓展功能。现在就是你们拓展基因靶向药物治疗范围的时候了。这一次安眠药和抗结核药导致的副作用刚好是肝炎。你可以承诺为他们免费治疗肝炎,然后给予一定的补偿。治不好的,肯定是少数。”

        反正研发新药也是要花钱找人来试药的。现在有了这么多合适的试药人。

        实在治不好的那些,就算全额赔偿,损失也比现在直接赔偿所有人要少很多。

        再拉上那个倒霉催的拉法尔。

        损失就更小了。

        卡尔摸了摸下巴,垂眼思考:就算不用基因靶向药物,用卡尔制药的其他治肝炎的药也不是不行。

        肯定比用在小白鼠身上要更有说服力。

        李文军不再说话,也不需要再说什么。

        卡尔那么聪明,肯定能想明白。

        他用手指轻轻点着桌面,悠然望着窗外,欣赏着白云悠悠在蓝天上飘过,远处草地上孩子在打滚跳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