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龙羽战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迎新年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迎新年

        跟曲泷商量好后段羽四人就回住处了。拍卖会的整套事宜还得他们专业的商人来,以曲泷的诚信,答应了那就必定会做到。

        曲泷身为滴阙城首富,自然是富得流油,所以手底下打手也多,这也是他不怕被吐龙寨抢的理由,即使在这乱世,他也有足够的能力保全自己。

        不过吐龙寨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针对曲泷的生意,但不代表一点想法都没有。

        拍卖会这个平台就是他们的机会。曲泷发动自身力量和影响力举报的拍卖会,里面自然是值钱的宝贝无数,交易的银子被曲家的打手们护送他们不能冒险,但那些买客还不是随他们折腾,随便捞上几个宝贝,就可以吃大半年了,他们是山匪,这趟诱惑他们不可能不贪。

        而顾空空和段羽他们,要做的就是跟踪,贵重东西当然是要放回大本营才安心,而这些山匪动贪念的那一刻也便是他们的死期了。

        于是现在段羽一行人可以久违的歇两天,迎接新年了。

        因为战乱,年味明显旦了许多,腊月二十八,街边仍没有太多的变化,不过是一些人家提前张了一些灯笼,摊子处多了几个卖对联的,对比往年早该热闹的现在,实在是显得有些冷清。

        不过到了三十那天,滴阙城倒是短暂的恢复了热闹,这和顾空空一些人打杀的山匪不再敢露面也有不小的关系。

        好几天看不见山匪了,商贩的胆子便也大些了,总不能一直不开张等着饿死。

        此时段羽四人买了些饭菜带回住处,边吃边聊天。

        段羽,顾空空,墨惊蛰,都有独自过新年的经历。而沙涩维,之前所有的年都是在老家万堑山过的,这是他第一次在外过年。

        “来,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墨惊蛰举起茶杯,相邀三人。

        其实以四人的年纪,现在便可以喝些酒了,不过几人都没这个习惯,暂时还是茶喝着得劲。

        顾空空一口闷进,便迅速夹菜了,他的饭量很大,也很爱吃饭。

        段羽三人则是一边动筷一边闲聊。

        “我们从青天出来已经有半年了,经历了那么多坎坷一路走到现在,感觉运气还是挺好的,这么多大首领没把咱们仨拿下,白山老贼估计过年心里都堵得慌。”墨惊蛰继续说道。

        “哈哈。”段羽和沙涩维听完墨惊蛰的话相视一笑,是啊,他们多次虎口逃生,虽然受到了很多救兵的帮助,但以他们三个单薄的身躯,已经足以自傲。白山屏雀想杀却杀不掉的人,已经说明了太多。

        而他们三个的成长也是有目共睹,一次次的历练让他们能更好的处理事情,他们三个丝毫不怀疑,自己对比去年已经是一个新台阶了。

        就段羽自己而言,他原来跟着先生行走大陆,也被保护的很好,没遇上过这么多次生与死的挣扎,如果让现在的他再对上妖枪张讳启,他不会输的这么难看了。

        但是,还不是很够。要做白山屏雀能直视的对手,还不够。

        段羽开口道:“等完成千鹤国的旅程之后,就先回去参加王战吧。也该回去看看情况了。”

        “我看你是想你的心上人了吧?”沙涩维也难得揶揄道,他也放松下来享受这个在异国的第一个新年了。

        这下轮到墨惊蛰笑他了。

        “嗯。”段羽倒是没有避讳,他自然是想他的女孩了,承认这点并不羞耻。

        随后几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吃饱后的顾空空也加入了进来。

        夜色又深些后,炮仗的声音终于响起,真的,新年了。

        ……

        肆洋国,霁云城麦家。

        “我说小姐,您在这园子发呆半天了,我们先回屋吧,天气这么冷,等下别着凉了。”

        丫鬟冲着用手肘倚在圆台,撑着香腮发呆的美丽少女说道。

        丫鬟名为小花,是和麦糖从小一起生活长大过来的,二人情同姐妹。

        不过身着淡蓝色加厚裙袍的少女似乎置若罔闻,显然是还在想事情,不打算进去。

        小花看自家小姐这样子,嘟起嘴巴,不由得气打一处来,竟然敢无视自己,看这样子,肯定又是想那个俊朗的少年了吧,想到这,她莞尔一笑,似乎知道了怎么让大小姐听话。

        “大小姐,您这样如果冻坏了身体,姑爷会生气的哦。”

        果然,刚才还在愣神的美丽少女听到小花的这句话立马俏脸爬上红云,小跑些便回了屋子。

        留在一脸呆滞的小花愣在原地,这还是那个当初无法无天的小祖宗吗?

        看来恋爱这东西,嗯,真的很奇妙。

        与此同时,怀公国。

        白山屏雀与一众人吃完晚宴后,单独留下了谋绝凌算天,他们两个还要说说话。

        “如今行龙国西边这些国家已经翻不起什么风浪了,请问凌先生这今年的上半年我们是否还要照原计划先拿下霄育国。”

        凌算天想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霄育国是雨国,他们国家的士兵早就习惯了在雨中作战,天然占据着天时的优势,再加上您那位大首领对大小金花的‘豪言壮语’,他们国家都是存了死志再打。虽然不是咱们的对手,但还是要需要花上不少时间。”

        “那先生的意思是?”

        “我建议上半年先整顿千鹤国和黄雀国反叛的那些势力,之前忙着下网没空收拾,现在恐怕已成气候了。如果咱们在攻打霄育国的时候被他们掌握了国内,到时候就不是开玩笑了,可能咱们还得赔上老本。不如先把两国的不稳定因素先清理干净,下半年再一举拿下霄育国,反正他们逃又逃不了,还能消耗他们的物资,而且心惊胆战的这些日夜,是足以消磨他们很大的勇敢和气势的,到时候赢得估计会很容易,这样整个龙羽大陆的西边,就是您的了。”

        “再之后,东边剩下的暗棋也就可以开始动了。”

        “嗯……”白山屏雀微一沉吟,“的确,把霄育国围起来,让他们一直害怕着也挺好,到时候我收拾好了两国的麻烦,霄育国自然是唾手可得。”

        “就按凌先生说的办吧。不过凌先生,我还有个事,您要不猜猜?”

        凌算天一挑眉,不假思索的答道:“是那三个小贼?”

        “凌先生果然大才。我这些大首领的本事你还是清楚的,竟然三番五次没有抓到三个小孩,甚至连格杀他们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害死了我的爱将齐栈。我想问先生,出了南国之后,他们还敢不敢继续北上?”

        凌算天揉了揉有些困意的眼角,伸了个懒腰,慢慢开口道:“自然。”

        “所以?”

        “我原来在滴阙城安插了一个叫四海寨的小寨子,前两天来消息,说是有可能见到了我嘱托过的人。”

        “哦?消息可准?”

        “自然是准。”

        “那这次是不是能拿下他们了?”

        凌算天摇摇头,没有再回答。

        从毒绝江畔月,酒绝庄赐,到相绝许遇十。

        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似乎总能遇到帮手。

        好运这东西,太玄妙了,即便是他,也算不明白。

        罢了,白山头疼关我啥事儿?我凌算天再布布局,如果那么多高手再拿不下三人,那就不怪他了。